2004年我的小网站的题图

题图:2004年,我的小网站的头图,由Web Archive存档

转眼,上一篇日志已经是2014年的事情了。这7年,我的人生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,我有了两个孩子,我辗转了三个城市,此刻的我,正在中国城市建设的典范,上海,长宁区,3号线、4号线、10号线,三条地铁,在我左耳边的“虹桥路站” 不时的呼啸而过。

而我的右耳边,罗大佑通过他二零二零八月的【宜花東鹿記】一遍一遍的唱着他整整三十年前写下的那首《追梦人》,以及我最爱的以凤飞飞版的作为片尾曲的《雪山飞狐》。

我时不时的跟唱一下。回忆一下。然后,通过使互联网有记忆的Wayback Machine,翻阅着我15年的各种小站的截图,非常荣幸,我的歪酷,我的各种用WordPress、Z-Blog、Movable Type,以及各个平台搭建的小站,它记录了很多的过往。

本来想记录以下我这回重新折腾网站的记录,忽然发现,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给我留言的朋友们,没有可以串门的博客的博友们,大家都在为生计忙碌着,各自散落在世界的各端,看着15年前的各种留言,鲜活又陌生。

最后一段诗歌送给我自己吧,半首。1

————2021年11月15日,与魔都长宁安东小区XX栋501

我们最终都要在这里集合
当官的、经商的、做工的、务农的
富人、穷人、罪犯、妓女、朋友、仇人……
都要在同一个炉口排队

不分男女老幼、不分尊卑贵贱、不论级别、不论资格
不送人情、不走后门、不看尸下菜碟
不狗眼看尸低……
讲的只是先来后到,一律按规定排队买票

这些或胖或瘦 或俊或丑的肉体
连同附着在外面的皮尔卡丹西装、梦特娇衬衫
老人头皮鞋、伊利莎白超短裙、玛利莲梦露内衣
最后都变成了一把灰烬

那些无所依附的灵魂、思想、欲望
那些折磨了你一生的爱恨、情仇、名利
也被炉口的一阵风吹散了,所以
活着的人啊,你们还争什么

临沂邰筐——诗生活


  1. 完整的诗歌在这里:《火葬场》 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