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都曾无数次来过这里
来向亲人、朋友、领导、同事的遗体告别
我们最后都将来到这里
躺在这里
——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终点站
一艘艘肉体的航船,最后都驶向
那一片大火的港湾

我们最终都要在这里集合
当官的、经商的、做工的、务农的
富人、穷人、罪犯、妓女、朋友、仇人……
都要在同一个炉口排队

不分男女老幼、不分尊卑贵贱、不论级别、不论资格
不送人情、不走后门、不看尸下菜碟
不狗眼看尸低……
讲的只是先来后到,一律按规定排队买票

这些或胖或瘦 或俊或丑的肉体
连同附着在外面的皮尔卡丹西装、梦特娇衬衫
老人头皮鞋、伊利莎白超短裙、玛利莲梦露内衣
最后都变成了一把灰烬

那些无所依附的灵魂、思想、欲望
那些折磨了你一生的爱恨、情仇、名利
也被炉口的一阵风吹散了,所以
活着的人啊,你们还争什么

临沂邰筐——诗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