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[流水]N97在太原火车站被维族佬偷了

很久没有写日志了,因为一直没有啥动力,本来世界杯完了准备再写一篇世界杯感受的,可是我可爱的斯内德(要翻土啬,你懂的。)没有带领荷兰笑到最后,与数个被无比功利的1个净胜球杀回家的球队一样,被西班牙1:0送回了阿姆斯特丹。

今天写的目的,是说下我在太原火车站,丢了我半年前引以为豪,机缘巧合用1900元人民币买回来的全新的Nokia N97行货(当时N97的行货价是3900大洋),不是丢!是偷!2010年8月11日,我第二次来太原出差,下午15:40分左右,出了出站口,因为一只手拿着行李和笔记本包,另一只手打着伞,所以身上斜跨的小KAPPA包赤果果的暴露在了不法之徒的眼底。

诺基亚 Nokia N97

5分钟后,我走到了过马路的人行横道,这里要说一下,那天下雨,本来太原火车站就全是人,门口的路永远的拥堵着(貌似中国的每个火车站都是这样)。等着过马路的档口,一个小伙子很小声的跟我说:“你手机被偷了……”,我没反应过来(我从没被偷过,只丢过),啊的一声,低头一看,包的拉链被拉开了一半,那个小伙子跟我说:“就在那边,一个穿紫红色衣服的新疆人……”,我转头去追,可我手里拿走行李、笔记本、伞,压根没法追,那个新疆人(是个很年轻的小孩儿)回头瞪了我一眼,两下就消失在车流中(因为车都堵着,他在车子中间穿过去马路斜对面的)。我无奈的走到岗亭,里面的师傅让我去找马路中停着的一辆警车,我过去了,跟警官说我手机被偷了,后面的人拉开面包车的门,我边进去他们边跟我说:“我们也是被新疆人偷了手机……”,我当时就绿了-_-#,然后跟着警车在火车站前的马路上兜了一圈,啥都没发现,回到站前派出所,跟警官聊了几句,告诉我基本找不回来了,我们3个手机被偷的,和一个钱包被偷的。写了完全没有希望的报案材料,走了。

以上基本是事情的全过程,其中我要说的几点是:

  • 被偷的几个都只丢了一样,而且偷东西的都是狗日的维族佬
  • 警察告诉我们:新疆人弄回来没有用,全部都是“哑巴”,不管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,就是不说话。身上也没有任何赃物。
  • 警察还告诉我们:路口的摄像头都是坏的!可是我打车走迎泽大街到某个路口看到6个拍闯红灯等的摄像头的时候,司机告诉我,全是好的
  • 司机还告诉我:以前太原服装城那里都是新疆人偷东西,后来有个治安大队的队长很猛,带几百人拿着警棍,看到不爽的新疆人就打,直到打得服装城没有新疆人,那里非常祥和的安宁了两年,后来,这位队长下台了。

其他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,被偷手机无非最郁闷的就是里面的各种个人资料,但是也米有办法。当晚我就去花399大洋买了一台ZTE 中兴 U230,和一张临时用的太原移动卡,使用起来也没啥问题。

ZTE 中兴 U230

这种口水文字我很久没有写了,记录一下吧,我只想说:我们为什么活得没有安全感。因为没有警察可以为我们撑腰,没有路人敢当场告诉你你被偷了,没有摄像头可以记录丫们的犯罪。(P.S:我刚才Google的时候,又被重置了,你的。)

(P.S:以上凡是没有标注的新疆人,均特指维吾尔族的那些败类。)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