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想念,在不同的时刻来临

昨晚,忽然就梦见了好些人,所以我今早就给Fish发去短信,得知她已经在我们当年军训的地方带学生了,只不过待遇不一样了。仿佛还是昨日的事,眼前却是物是人非了。而我们,也已经天个一方,各自算计着不知道是否是以后自己该走的路了,想念猛然间似乎强烈了起来,耳边想起顺子的歌:

跟夏天才告別/转眼满地落叶
远远的/白云依旧无言
像我心里感觉/还有增无減

跟去年说再见/转眼又是冬天
才一年/看著世界变迁
有种沧海桑田/无常的感觉

而昨日惊闻两位通过Blog认识的老友,竟因为种种因缘际会从一南一北走到了一起,不日我可能还将成为他们喜宴的食客,更是惊叹这世界在无声无息中已在我眼前变化得如此迅疾,不舍昼夜。曾经对自己的大学几尽鄙夷,但现在想来,我只是讨厌那个躯壳,而我早已将自己的灵魂刻在了那些狗脸的岁月里,现在的我们大概都会在怀念吧,怀念那夜半歌声、怀念那关了灯的“209 Disco Club”、怀念那点着蜡烛斗地主喝开水的日子。

总会好的,这一切想念,虽然无法停止,但它至少,证明了我们一起走过。

  卜算子  
  【宋】李之仪  
  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  
  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  
  此水几时休?此恨何时已?  
  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..:: KEANE ::..Can't Stop Now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