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纪念我即将逝去的大学

大学四年,似乎眨眼间,便已然走到了尽头,现在似乎没什么想法,就好像浑浑噩噩的睡过了四年,一觉醒来,便忘却了曾经做过的那些梦了。身边的同学,都在忙着工作的事情,似乎只有我,像个闲人似的,天天就在玩。

在大头的文章里,他说到:

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。或者,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,与小虎队 郑智化 张明敏 优客李林无关,与凤凰花无关。真叫我同情。

那么我,似乎也该是值得同情了,因为我的大学的毕业,例行公事的进行了:毕业晚会、毕业照、论文答辩之后,就是在等毕业证和学位证了。

然后呢?有然后吗?然后自然是卷铺盖走人。

大头说:

人生最让我恐惧的事情就是,年岁增长,发现自己与别人有着越来越多的“都一样”,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湮没在人群里,无能为力,无计可施。

我似乎已经不需要去“越来越多”了,我却不是和别人“都一样”,而是和别人一样了,庆幸?抑或是麻木了?也和大头一样,在饭馆里饕餮。不过现在怕了喝酒了,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会延续到第N天。

大学里必然出现的是什么?两个空虚的灵魂,忽然在茫茫孤寂之海中发现了对方,于是紧紧相拥,希望走出孤寂,可那海之无穷,容纳一个人与两个人有何区别呢?孤寂仍是孤寂,只是多了片刻的欢娱而已。我也经历过这样的所谓爱情,发觉那只不过也是无趣而已,我更希望,能走到一个渺无人烟的地方,我,和自然,就我们在,我看着它,它看得到我么?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那一刻,我的心灵能有一回宁静的休憩。

希望几年之后,我能偶尔想起我的大学罢,这里面,有我那曾经狗脸的岁月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