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风飞飞_追梦人、萨冈、孤独

忽然间伤感莫名,就在这快毕业而没毕业的当口。想到未来,那不确定的未来;就不免回忆起那无忧无虑的中小学的时光。

如倒流般,又听到了这首歌,记忆里鲜活的跳出了那幅画面——在树林中,胡斐追寻袁紫衣;而痴情的程灵素却来追寻胡斐,三人在同一画面的那个定格,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而不去。

三角关系

惆怅随之而来,就如萨冈的那本成名作《你好,忧愁》般,当年还稚嫩之时,情绪是如潮水般的,有时会觉得自己很难过,难过的简直想要死去,好像这个世界遗弃了我,生命一瞬间就真空了;但更多的时候,却是快乐的,由衷的快乐,纯洁如水。

而现在的状态,却是更磨人的,是那种黏黏的愁绪,就如空气般,无从躲避,却有时浓得让我窒息。

萨冈说她一生追寻的是自由,心灵的自由,在爱情来临时,她毅然结婚,但当她发觉回到家时已不再有向另一半讲述自己一天的欲望的时候——爱情消失了,她又决然的离了婚;在她拿到稿费去旅游的时候,一位有名的报纸的记者想采访她,她却回绝道:“赚了钱却不能享受钱带给自己的美好时光,那赚钱干什么?”

然而,就是她,这位一生追寻自由的人,却一生都没能逃开孤独的尾随。在她的墓碑上是她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墓志铭:

这里安息着
不再为此痛苦的
弗朗索瓦.萨冈

好像自己瞬间就老去了,老的只剩下回忆了。

但愿这是短暂的心理低潮期才好。

孤独始终伴随着我——此记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