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他和她的故事

竟然是去年的同一时间写的……–2006.1.3 By Zhu8

如果你不小心路过这里,请你停住脚步,看一下下面他和她的故事,你的解答,也许会给他很多启发。我先代他谢谢你了!另外,请您不要去任意猜测谁是谁,这只是一个故事,而故事,仅仅是用来读的,不是用来猜测的。

他和她都快毕业了,他毕业了要回家的,他的家在很远的地方。他们没有办法走到一起了吗?——题记

《涅槃经》第十九卷「八大地狱之最,称为无间地狱,为无间断遭受大苦之意,故有此名。」

正在看《无间道》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一看,是她的短信:“我现在在SDDS,有空过来没?”

他于是问她:“你一个人?”

“一个人,来吗?”

“好的,我马上过来。”不过,他想先上下QQ,看下朋友在不,然后再去。

短信又响了:“不用来了!”前后间隔两分钟。

他感到很奇怪,于是问她:“怎么了?干吗又不用来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”手机上这样显示。

他觉得不对劲了,跟在网吧的朋友说了再见,立刻拿起东西,带上帽子、手套,向外走去——这儿的冬天有点冷,他都已经生冻疮了。

到了外面,他给她打电话过去,想问一下是怎么回事。

可是,电话被挂了,再打,再挂,又打,还是挂。

他觉得有什么问题,担心她有什么事,开始跑了起来。向SDDS跑去。

他发去短信问,收到这样的回答:“没事,我这很吵。”;“我已经不在这儿了”;“我快到学校了”。

他没有理会,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于是跑的快了起来,快到那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:“我到学校了,求你,快来!”

他把手机揣进衣袋,快步向SDDS里面走去,在靠窗的一角,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旁边坐着一个男生,而她此时,手里正拿着手机。

他觉得脑袋嗡了一下,离开退出了SDDS的大门,在一棵树边蹲下,给她发了一条短信:“为什么要骗我?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。”他的屏幕上显示。

他忽然觉得好累。

他看见他们站起来,朝另一扇门走了出去…他不想站起来,他不想追,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…

…………

他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宿舍的,呆呆的想着:“她为什么怕我知道?”

他躺在了床上,躲在被窝里,呆呆的看着手机,希望她会打个电话过来,哪怕是条短信也行,不管说什么,只要有字在上面就行,他觉得心被吊着,就这样悬着,好难过的感觉…

可是,他等了一个晚上,什么也没有…

第二天,他睡到了下午3点,起来之后,打她电话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如需留言,请拨12580……”

下午17点10分,他终于收到了她的短信:“那人你看到了吧,我曾经的男朋友,之前的短信都是他发的。”

他提出要见她。

他们走在街上,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,他什么也不说。

他们坐在茶屋里,她翻看着杂志,他抽着烟,他仿佛在等什么,但是,只到他和她各自回了宿舍,还是什么也没有说。

晚上23:31分,他一个人在宿舍,给她短信:“直说吧,迟早的事。我知道现在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,根本没资格谈什么承诺。我在你的心中,是怎样的一个位置?我想听实话。”

“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的朋友,有考虑过更进一步的发展,但知道不可以。”

“你就觉得没可能了吗?这个世界就他妈的这样不可以改变?但是我知道,你不会去走没有把握的路的,是不是?相对于现实,我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”

“我早就已被击倒,不管那伤有多大,我还是要挣扎着爬起来,我爬起来了吗?我不知道”

…………

他们聊到了快两点。

她说:“不说了,你我都很累,不管能否睡着,都睡吧。剩下的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我只想彼此能留下美好的回忆,你可以从此不理我,但我还是要感激你,不管你是否接受。”

“我为何要不理你?我并未付出什么、也未祈求什么,也许只是一场梦,梦醒一切已随风。不过说实话,我讨厌回忆。厌恶至极——因为我无法忘记。”

他躺在被子里,台灯还亮着,他想,这一切只是他对现实的一种反抗,仅仅是用来证明:他是错的。仅此而已。如果再聊下去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言语忽然间变的如此苍白。

他不能确定,他以后会在哪儿,他无法确定,他是不是会留下来,而留下来,是为了谁。

“到底,什么是爱啊?”他想,象个孩子一般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