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俊的网:浮生志 On The Way to Philistinism...

梦里花落。。

今晨4点,忽然醒来,CD还开着,里面的碟是老歌150首。放着的正是梁雁翎的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,转身乱按了一通CD,翻身准备继续睡。

忽然记起梦好象是随着歌的内容做的,于是急忙打开手电,准备找寻梦的痕迹。但由于是MP3碟,数量又大,读的速度又慢,每首歌加上序曲差不多要30秒以上,然后就想,不如顺便听下能不能找到几首好听的老歌,说实话,这张碟好多回都是伴着我入眠的,真正听还没几次。

找歌一共花了差不多1个多小时,直到天渐渐微亮,真正的梦的痕迹恐怕是成为了遗憾,仿佛在打不开的锁和离开那个不爱你的人里面,但已然不重要了,因为我又找到好多拨弄我心弦的歌。拿起一支笔,在一本《青年文摘》上涂下了它们的序号,(记录关键词的工作已经在今天早上完成,并在前面的两个多小时找了一些链接)。

然后就来谈谈这些歌吧,这些几乎已经被“七里香”的味道掩盖,被“2002年的第一场雪”淹没的记忆。

容畅的七月:我好想,能够去好好的爱那个稚嫩的女孩,让她一辈子不受伤害,可是,一切都在七月成为了记忆,无法忘记,却也无从修葺;

蓝心湄不怕付出总相信我们的爱能走下去,有笑有泪才会动人难忘记;可惜只有我一个人相信,改变不了两个人的分离。 我们的过去仿佛历历在目,可是现在的她呢?在谁的怀里度过这微寒的初秋呢?唉,去吧,我们都要长大的;

王芷蕾冷冷的夏也许我该邀请星光,共度这忧伤。在我不知道这歌是她唱的时候,特别是听到开头的时候,还以为是齐豫的歌呢,很空灵的感觉;

陈艾湄牵绊:查了好些地方,却找不到里面的男声是谁的。依稀想到了我的高中,以及和她通信的那段时间;然后是陈开始变高上去的歌喉;

林慧萍无情弦:开头的女和声让我的心弦跟着“唔…唔唔唔唔唔”起来,哈~~不过据说这首歌,却是至今没人敢翻唱的。不晓得为吓米?

崔文斗让泪化作相思雨:这个男声给我第一感觉就是淡淡忧伤的校园民谣。淡淡的味道在耳边散开去。为了那苍白的爱情的继续。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